飡髅衾魇

习惯性任性癌晚期拒绝治疗。
我要填坑。微博@學秀是受業是攻

【業秀】雨と悩み/02

既然他已经走了那么坐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了。

浅野学秀站起来,把椅子恢复成原状,轻轻地把《高等数学习题详解大全》放回书架。

雨点还是欢快地乒乒乓乓的打在玻璃上一点都没有要停的意思。浅野学秀把手放在冰凉的玻璃上,手指的温暖让玻璃上液化了一层不透明的薄雾,然后手拿开了,失去了温暖的玻璃又变得透明。

『......』

浅野学秀突然有了一种嫌弃自己的想法。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多愁善感了。

这一点也不像他。

多愁善感也不一定是坏事,如果是莲的话一定会高兴,这样他就有好的灵感可以写下一首辞藻华丽的诗来。

但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多余的感情。我并不需要怜悯弱者,我应该是站在他们的顶端,从上至下俯视他们,对他们施以嘲笑。总有一天我会击败理事长然后站上支配者的顶端——这才是真正的我。

所以我现在并不是很理解自己现在的情感,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在意一个人。

这么说着浅野学秀已经走到了教学楼的玄关,水沿着楼檐不停的往下流落。风吹着细细密密的雨帘,一些细细的雨丝轻轻的黏在他的脸上。

他下定了决心一般冲进了雨帘,好像有一盆水从上至下粘湿了他的触感。

突然他感觉有一只手伸进了他的衣领使劲地把他向后一拉,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摔到地上的时候他撞到了那个人的胸膛,他又回到了他刚刚站的位置。

在这个学校里,不,在这个地球上没有人敢这么拉浅野学秀,除了一个人。

赤羽业早就已经走了。

浅野学秀愣了整整一秒钟才向下用肘击打了那个人的小腹然后他正打算揪住那个人的衣领把他往地下甩的时候:

『哎呀......会长疼疼疼......你这么用力干嘛啦?』

当他转头那个有一头火红的头发和琥珀色眼眸的人苦笑着揉揉肚子,长柄雨伞的伞尖还往下滴着水。

『你不是走了么』

刚说完他就后悔了,这样好像显得他很在意他。可是说出的话不像打出的字一样可以删除,浅野学秀只能把脸上的表情做的波澜不惊。

赤羽业忍不住笑了出来,在他看来这样的浅野学秀其实很可爱。

『会长大人怎么知道我走了呢?』

『因为你的雨伞滴着水。』

浅野学秀故意对对方的笑视若无睹,面表无情地回答道。

『会长大人真是一点都不坦诚呢。明明看到我送没有带雨伞的小渚回家了呢。』

浅野学秀轻轻挑眉道:

『抱歉我可没有偷窥别人的生活的习惯。』

赤羽业直接无视了浅野学秀那种冷嘲热讽的态度和他说的话。

『要一起回家吗?』

评论(1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