飡髅衾魇

习惯性任性癌晚期拒绝治疗。
我要填坑。微博@學秀是受業是攻

【業秀】近づく/01

『梅雨季节真是讨厌啊~』

尤其是对于没有带伞的人来说。

赤羽业无意识地看着秒针从一走到六十,然后再从一到六十。

呐,浅野学秀已经迟到了十九分二十一秒。

红发少年不再等待,跨身走进了这阴冷潮湿的季节。

/

雨水在濡湿了他的头发之后汇集在发尖,继而掉到了因为已经湿透的所以显得半透明的衬衫上,接着一路向下,从指尖欢快地滚进了路边的积水里然后溅起一个皇冠形的水花。

消失了。

好像有点冷呢。

路过了自动售卖机,却并没有想买草莓牛奶的冲动。

他本想把头上雨水甩掉一些,可是湿的头发反而粘在了脸上。

『啧。』

莫名其妙地变得火大。

不是因为这该死的雨也不是因为浅野学秀,只是因为湿的头发粘在脸上。

非常不爽。

一路无言。只是偶尔有路过的学生会小声地和同伴交流这个人怎么不打伞啊之类的。然后在知道这是年纪第一的赤羽业的时候投来一个怪异的目光。

也是,在学校里成绩就是一切呢。

红发的少年走到了主校舍的楼下,抬头,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从主校舍的楼下往上看,可以看到椚椚丘中学有一个尽职尽责的学生会长明明已经放学了却还在办公室里忘寝废食地工作。

再低头,因为雨水砸在脸上是会疼的。

忘了站了多久,反正天黑了,然后雨还没停,然后赤羽业头上会长办公室的灯啪的一下关了,然后楼梯口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浅野会长一脸标准的笑容和那几个女生告别。

和太阳一样温暖的橙发少年突然不敢置信的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又停住了。

『......赤羽?』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