飡髅衾魇

习惯性任性癌晚期拒绝治疗。
我要填坑。微博@學秀是受業是攻

【業秀】近づく/完结短篇

『梅雨季节真是讨厌啊~』

尤其是对于没有带伞的人来说。

赤羽业无意识地看着秒针从一走到六十,然后再从一到六十。

浅野学秀已经迟到了十九分二十一秒。

红发少年不再等待,跨身走进了这阴冷潮湿的季节。

或许是因为他这个人就像火焰一样容易灼伤,所以他讨厌雨。

雨水在濡湿了他的头发之后汇集在发尖,继而掉到了因为已经湿透的所以是半透明的衬衫上,接着一路向下,从指尖欢快地滚进了路边的积水里然后溅起一个皇冠形的水花。

消失了。

好像有点冷呢。

路过了自动售卖机,却并没有想买草莓牛奶的冲动。
他本想把头上雨水甩掉一些,可是湿的头发反而粘在了脸上。

『啧。』

莫名其妙地变得火大。

不是因为这该死的雨也不是因为浅野学秀,只是因为湿的头发粘在脸上。

非常不爽。

偶尔有路过的学生会小声地和同伴交流这个人怎么不打伞啊之类的。然后在知道这是年纪第一的赤羽业的时候投来一个怪异的目光。

也是,在这个学校里成绩就是一切呢。

红发的少年走到了主校舍的楼下,抬头,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从主校舍的楼下往上看,可以看到椚椚丘中学有一个尽职尽责的学生会长明明已经放学了却还在办公室里忘寝废食地工作。

低头,雨水砸在脸上是会疼的。

忘了站了多久,反正天黑了,然后雨还没停,然后赤羽业头上会长办公室的灯啪的一下关了,然后楼梯口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浅野会长一脸标准的笑容和几个女生告别。

和太阳一样温暖的橙发少年突然不敢置信的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又停住了。

『......赤羽?』

本来想笑着和他打招呼然后说些毫无营养的对话结果还是比不上对着他天才般的大脑打一拳来的实际。

黑色的雨伞骨碌碌地滚了几圈。

还没走远的几个女生发出一声尖叫。

一直笑着的红发小恶魔此时也抿紧了嘴唇。红色的头发挡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赤羽业。』

浅野学秀一般是不会直呼别人的全名的。

『你想打架吗。』

他从地上站起来,眼神里是和平常不一样的愤怒。

好久没有这种想和人痛痛快快地打一架的感觉了呢。

『来啊。』

赤羽业眼里的是那种最纯正的不良学生的杀气。只要你摆出攻击的架势,那么就默认开始了。

『但是现在』

浅野学秀突然上前一把抓住赤羽业的手腕。

『我不和你吵』

好冰。

『嘁』

他大概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把那个人拉走,这大概就是他十五岁的生命中最失态的一次了。

在这个雨天,两个少年在雨里狂奔。

『我说你啊』
『为什么这么傻』
『为什么不先回去呢』

被他拉着的人笑了,是那种很纯粹的嘲讽。

『你在关心我?』

并没有得到回复。可是赤羽业不想甩开他的手。

/

胡思乱想的红发少年突然想起那几个议论他为什么不打伞的女孩的谈话。

『......』

『不是啦,那个是年级第一的赤羽业哦。』

『啊啦,就是他。听说现在学生会的工作都是浅野君一个人在做,榊原君和濑尾君他们最近又请假了......』

『其他班的人呢?』

『他们说不满不是年级第一的人的指令,所以都罢工了呢。』

『这样啊......』

不知不觉他已经到了住的地方。浅野学秀放开了赤羽业然后狠狠地扯过一条浴巾裹在他身上。

『以后不要在做这么蠢的事情了。』

『我不希望我的对手是个智力低下的人。』

赤羽业扯下身上的浴巾来擦头发。潮湿的红发有些凌乱。

『会长你呢。』

『没有拿出想杀了我的想法来学习,所以才会输呢。』

『那个。』

浅野学秀上楼的脚步停住了,他打断了红发少年的话。

『对不起。』

赤羽停下了手中擦头发的动作。

『为什么要道歉呢,浅野。』

『没什么。』

浅野学秀继续往楼上走去。

两人都洗过了澡之后对面坐在了餐桌前。明明想说些什么可又找不到切入点,只好维持着沉默的进食。

『对不起。』

浅野学秀差点被这句话噎死。他紧急地放下筷子给自己倒了杯水。好不容易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之后平复了一下心情。

浅野学秀突然觉得好好笑。

『为什么要道歉呢,赤羽。』

『没什么。』

赤羽业故意把每个字的尾音都拖得很长。

他走过去从后方抱住了还坐在椅子上一脸惊愕的浅野学秀。

『呐会长问你啊。』

『二氧化硅溶于什么酸。』

『氢氟酸。』

『Exactly.』

浅野学秀笑了,伸手想揉那个人的头发,可是红发小恶魔那会那么乖地让他揉?

『嘛你高兴就好。』

おわり

こごまでありがう!

注:二氧化硅在常温下独独溶于氢氟酸。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