飡髅衾魇

习惯性任性癌晚期拒绝治疗。
我要填坑。微博@學秀是受業是攻

【极东】自一大早产生的恶意

7:00am

睡到自然醒的本田菊睁开了眼睛。

随后他起床,关空调,把被褥叠好放进壁橱。刷牙,洗脸,梳头,换衣服,再走到急不可耐的小狗面前拍了拍它的头。

“乖,波奇,马上就好。”他一边穿鞋一边说道。

他终于抓起狗链带着波奇下楼遛了几圈,然后再回到家洗过手之后开始往面包上抹果酱。低头看了一下手表。

7:43。时间差不多了呢。本田菊拿起手机拨通了中国大陆上某人的电话。

6:43am

还没有睡到自然醒的王耀被迫睁开了眼睛。

哪个兔崽子吵老子睡觉。虽然有时那群欧/洲佬会在半夜打电话过来,但在快睡醒的时候来的电话还真没有。

啊不想接不想接不想接我要睡觉。

啊电话好吵。滚滚你不要舔我的脸了我接就是了。

“喂,哪位。”电话这头的声音非常不友好。

“啊啦,耀桑,早上好。”电话那头的声音含混不清,想必是面包还没有咽下。

“...原来是小菊啊。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没有那种事哦。在下只是想向耀桑道个早安。”

你就不能晚点打来吗?而且你像是会向我说早安的人吗?你就是不想让我睡好觉吧。

“没事儿我就挂了。”王耀狠狠地戳着屏幕的挂断键,然后把手机一扔,倒回了床上。

本田菊呷下一口茶。计划通。

一天的好心情从现在开始。

/

#两个都是作息时间规律的老爷爷呢#

#老王和小菊有一个小时的时差#

#王耀要求加收日/本到中/国的跨国长途费#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