飡髅衾魇

习惯性任性癌晚期拒绝治疗。
我要填坑。微博@學秀是受業是攻

【文豪野猫】中国文豪的故事03

不习惯,在这片陌生的土地。

“你自己推啊迅。”钱钟书一脸‘你再不自己推我就丢这不管了’的表情。

“我不。”鲁迅双手抄在身后,像在田梗上检查农业的生产队长一样。

“你吃枣药丸。”默存已经点燃了打火机。

“喂!这里不是禁止明火吗!停下啊啊啊啊不要一把火烧了啊!”豫才直接扑了过去,毕竟他的行李几乎都是书。

“啊啊都冷静一点啊默存先生豫才先生!”爬山虎整个都纠到了一起,就像黄绿色头发的人的不知所措的内心一样。

其实仔细想想,默存先生也是不会舍得烧书的吧。

“没事,习惯就好。”朱自清本来想拍拍他的肩膀,却又害怕触碰这具生命的瓷器只会徒增他的痛苦。

“嗯。”巴金装作没有发现那僵在半空中的手的样子,回报以笑容。

忍无可忍的冰心推着箱子走了起来。

“嘿!等等!不应该让你推的啊”

......

坐在监控室里的中原中也皱了一下眉头。

这真的是那个很厉害的异能力组织?不会看错人了吧。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

那个帽檐很大的小孩直勾勾地对着隐蔽式摄像头笑了一下。

“庆春先生,你在看什么呢,走了哦。”爬山虎的叶子随风摇了摇。

“嗯w,我来啦!”

他冲上前去拍了一下正在推自己行李的豫才,然后高兴地和冰心不知道说些什么。

中也眨了一下眼睛。

/

“那么,分头行动吧。”

“冰心和圣陶一组。”

“好的。”

“默存和佩弦一组。”

“...哦。”

“庆春和小鬼和我一组。”

“好☆”

/

“呐,冰心姐。”

“噗,怎么了?”

“刚才那个‘噗’算什么啊。”

“啊呀?因为你第一次叫我姐啊?听着有点不习惯。”

“这样啊...那个姐我”

“哈?”

叶圣陶、冰心失去联系。

/

“啊真是倒霉居然和脑子里塞满橘子的人分到一组。”

“你说谁脑子里塞满橘子啊?”虽然这么说还是拉了在看书的人一把防止他撞到墙。

“我看到了,不必先生多此一举。”默存推了下眼镜。

“你到是看下路再走啊,走路能别看书吗?”佩弦猛的一推,两个人都回到了人行道上。我居然没注意到走到马路上来了。

“难道因为地区变了你的防撞系统就失灵了吗?”

“......”默存认输似的把书踹进口袋。

身后的脚步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呵,支那国的异能组织,连交通规则都不懂么。”他弯下腰捡起地上不慎掉出的橘子并将它甩进了垃圾桶,“而且,把这么低劣的水果随地乱扔。”

“初次见面,我叫芥川。是港口黑手党的一员走狗。”

注:

旧时日本称中国为支那,芥川龙之介的小说里有提到/举例《舞踏会》

好像默存先生走在中国以外的土地上防撞系统就会失灵?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