飡髅衾魇

习惯性任性癌晚期拒绝治疗。
我要填坑。微博@學秀是受業是攻

【業秀】ごかんしなう↑(比短篇稍微长一点点

他真的很好看。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这么想了。

不需要形容词,说好看就够了。

头发是浅浅的山吹色,眼睛像没有糅杂的紫色宝石。

他夹着书在别人前面走过,在我身边停下。

『请多指教呢,第二名的赤羽君。』

因为我对成绩这些东西都不怎么感兴趣啦,所以我直接走开了,不过直到现在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因为跟那家伙根本就不需要客气嘛。

他笑了笑,伸回了手,脸上却没有半分尴尬,或许他早就料到我会这么做了呢。

『拜托啦,你一定要和我保持一样的思维啊。』

根部已经雪白,只有末梢还带有赤色的头发被梳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他慢慢蹲下看着它的身体。

『哦呀?你在录像吗?真是我可没有让你录啊。而且这个让他看见还是是挺难为情的,我可不想看到小野因为听到我夸他好看而高兴得死掉呢。』

他拄着拐杖站起来,笑了笑,脸上的皱纹也随之游动。

『那拜托你了呢...』

/

最近有些奇怪,有什么东西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浅野学秀无意识地盯着自己的掌心,掌纹很清晰,动了一下手指,掌纹也随之变化。

很好,没什么可抱怨的。

但是,总觉得......

/

放学了。

浅野学秀倚在一棵树下,等待着某个气焰嚣张的红发少年。

赤羽业咬着草莓牛奶的吸管慢慢地挪,他极好的视力早就已经看到了树下在等他的橙发少年,所以要走的慢一点。

浅野早就听到了赤羽的脚步声,也知道他故意走的很慢。但他还是要闭目养神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

走得再慢也有到的时候。赤羽业把喝完的牛奶盒丢进垃圾桶,那吸管早就被咬的惨不忍睹。

『会长好玩吗。』

疑问句。

『你先开始的。』

陈述句。

『好啦好啦~小野今天去吃什么呢。』

『所以说不要叫我小野......』

『啊小野今天我想吃牛丼!』

『......那走吧。』

浅野学秀已经记不清是第多少次再跟赤羽业聊天的时候被转移话题了。以至于在成为恋人以来赤羽业一直都叫他小野。

瞟了一眼双手抱头状似心情很好的赤羽业,其实只要他开心就好了,小野也是可以的。学生会长还在胡思乱想之际,已经被人抓住了手腕牵进了一家店,听到了店员匆忙的『欢迎光临。』

好奇怪啊...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和赤羽并排坐在桌前,浅野还在想这个问题。果然好奇怪,好像违和感消失了一般,这家店好像缺失了最重要的东西,可是我却不知道那是什么。

『小野。』

学秀猛然抬起头,对上了那对金色的宝石,他才发现自己居然一直在咬指甲。

『你今天心不在焉的呢。不喜欢吃牛丼吗?』

『不是。』就像是要证明自己似的他赶紧吃了一口热气腾腾的饭。

『好七(吃)吗?』赤羽业嚼着嘴里的食物,含糊不清地问道。

浅野回以笑容『嗯,好吃。』

/

我失去了嗅觉。

这是我去医院检查之后得出的结论,我没有告诉业,因为我不想让他产生多余的关心。虽然我是很想看他嘴上说着嘲笑我的话但是眉头都皱起来的样子。

之后就会恢复的吧。

/

今天赤羽业特地起的很早。

他前几天故意往日历上泼咖啡然后把它扔了,昨天还把小野的手机调慢了一天。

学秀有每天早上起来之后确认日期的习惯,不过他刚起来肯定脑子转的慢,不会发现的。

业这么想着心安理得地往饼干浆糊里倒辣椒酱和芥末酱,为了使颜色看起来不那么怪,他还往里加了巧克力酱。

15分钟后,饼干烤好了,赤羽业上楼用湿毛巾轻轻地擦着学秀的脸叫他起床。

『不要,业...让我再睡一下......』

学秀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头顶继续睡。

你们想不到吧你们品学兼优的学生会长有赖床的毛病你们都看不见只有我看的见。小恶魔满意地勾起了嘴角。

到底是个自制力很强的人,嘴上说着赖床,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起来了。

『唔。』浅野学秀拿起手机看了一下,今天是3月31号。 甩了甩头,进行完早上的例行公事之后下楼去吃早餐。

今天是...巧克力饼干吗?

一个里面混着辣椒籽放巧克力明显是为了遮盖颜色的饼干我怎么可能吃的下去啊!而且什么3月31今天八成是4月1吧。看这辣椒籽的数量这小子是要我死啊。会长的胃已经开始有点抽搐了。

看着拿起饼干一脸狐疑的会长業心里暗叫不好。这家伙怕是看出来了。早知道就不该偷懒不把辣酱里面的辣椒籽挑出来了。

但是你觉得小恶魔会这样放弃吗?他都幸幸苦苦做出来了,会长岂有不吃的道理?

说时迟那时快当学秀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感到嘴里被塞了一块硬硬的还带着余温的东西。然后眼睛看到的是他的恋人一脸阴计得逞的表情。他的第一反应是把嘴里的东西吐掉但是意外的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辛辣的感觉。

这小子良心发现了?辣椒籽是唬我的?

这样想着会长一口咬了下去。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