飡髅衾魇

习惯性任性癌晚期拒绝治疗。
我要填坑。微博@學秀是受業是攻

【普洪】02 依旧没有名字的痛

“那那个基......基尔吉特?”

“啊啊啊本大爷帅的像小鸟一样的名字叫基尔伯特记好了啊!”

“喔......”你至于叫那么大声么。

伊丽莎白感觉到刚刚路过的人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

所以他们就这样回到了伊丽莎白的家,伊莎拿出钥匙打开门。

伊丽莎白从父母原来的家搬到了这里有三年了。打开门是一个小巧的客厅,纯色白尼龙的沙发上罩着有流苏的黄棕相交的格子布,沙发和电视之间是一台很低的黑白撞色茶几。走到卧室木质地板就铺上了抓绒地毯,墙壁也刷成了很淡的薄荷绿。从卧室的落地窗出去就是花园。隔壁是书房,木质书桌上有一台白色的笔记本电脑,旁边胡乱地放着一团耳机线和一架黑框眼镜,后面乱七八糟的放了很多书和很多封好的箱子,从上面的灰可以看出很久没有人翻动过他们了。

再回到客厅进了厨房,木质地板变成了彩瓷地板。白色的薄大理石桌上放了一个玻璃花瓶,就是里面从来都没有花。左侧是浴室,墙壁和地板都铺上了和厨房同样花色的瓷砖。

基尔伯特大大方方毫无形象地躺在别人家的沙发上“啊真舒服伊丽莎白我饿了。”

“......你想吃什么,我下去买。”伊丽莎白你要克制住打他的欲望啊伊丽莎白!这样会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的!

“本大爷想吃土豆和香肠。”

“现在这个时间?就不能明天再吃么。”这个人好任性啊这个点怎么会有土豆和香肠卖嘛。

“啊我想吃嘛我想吃我饿了嘛!”

“真是的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任性!”她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纸袋甩进微波炉热了一分半然后再拿给沙发上那个人。“吃这个吧。”

“呜啊好烫。”基尔伯特打开了纸袋。“这是什么啊。”

“这是甘蓝菜肉卷哦。”

基尔伯特咬了一口。

“呜哇好吃诶kesese你很会做饭嘛!”

“非常感谢您的夸奖但是那不是我做的。”她笑了一下,把额前的碎发挽到耳后“嘛你喜欢就好。”

“喔......对了。”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基尔伯特先生翘起了二郎腿“本大爷还有一个请求。”

本大爷......你那那是请求,分明就是命令好吗。

“说。”

“本大爷好想喝啤酒啤酒啊啤酒啊。”

果然德国人都嗜啤酒如命......伊丽莎白继续腹诽“如果你要喝和我说啊我这里有好......诶不对不对啊没有了!”伊丽莎白打开冰箱还没看一眼关上又打开看了一眼又关上了。

“哈?”

“没事没事,我现在下去......买,那个...嗯...你的内裤啊......穿多大的。”

“诶。”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