飡髅衾魇

习惯性任性癌晚期拒绝治疗。
我要填坑。微博@學秀是受業是攻

【文豪野猫】中国文豪的故事01


朱自清正站在阳台上接电话,毕竟这里是整社信号最好的地方了。

“您好,这里是且介亭。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佩弦,是我。”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对方喊出,朱自清愣了一下,随后迅速地反应过来。

“闻一多?!难道你找到了——”

电话那头的人笑了一下“没错,是找到了。你这一急就喊别人全名的老毛病还是没改掉呐。”

“好啦,友三。快说是什么方法可以救庆春。我很——”

“你很忙的哦。”闻一多早已对朱自清这些小毛病了如指掌,包括他的口癖。

当两个很熟悉的人在讲话,尤其是熟悉到可以猜出对方下一句话要说什么时,通话就变成了废话。朱自清产生了一种挂电话的冲动,好在这时对方开口了:

“听好?去横滨,是日本的一个地名。去那里找个人,叫...?叫太宰治来着。”

“行吧。机票酒店就拜托你了,照片什么的等下发我手机上。回见。”说着就自顾自地挂掉了电话。

闻一多笑了笑,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没办法,谁叫我们是老搭档了呢,佩弦。

朱自清回到室内,推了一下下滑的眼睛,说到“下面插播一条紧急事件,我们要去日本找一个能救庆春的人,飞机一个小时之后起飞,快去收拾行李。”

朱自清先生平常走路就很轻,背后突然传出的声音让想拿茶几上唯一的水果——橘子的手顿住了,显然是手的主人受到了惊吓。你看,刚冒芽的爬山虎都卷了边。

“橘子皮乐色桶君能不要学新闻联播的语气说话吗。”钱钟书十分淡定地合上自己在看的书。

...其实中书先生也吓得不轻吧。你看书签都掉地上了,他本人却完全没有发现。叶圣陶这么想着,可是没有说出来。

“默存你又给我取什么新外号啊,你这乐色(粤语发音,垃圾)又是和谁学的?”

“是专门为了佩弦先生谷歌的哦。”钱钟书刻意加重了“先生”这两个字的发音。

“哦,那还真是不胜感激。”

叶圣陶正为用爬山虎卷起书签再悄悄地插回中书先生的书里这事儿大功告成而松了一口气时,突然被火药十足的那边点名了。

“圣陶啊,你有看见迅哥儿吗?”

“豫山...啊不,豫才先生和新来的那个孩子出去了。”

“秉臣,那个孩子是叫巴金吗?”

“是的,默存先生。”...你们甚至都不想和对方用同一个名字来叫我?

“那么,要带庆春去吗。”

“他现在状况‘良好’哦。”

先听见声音,然后才看见那一头显眼的灰色长发,她笑了笑说:“带他一起去吧。”

“一直以来都麻烦你了呢,冰心先生。”

她噗嗤一声笑了,说:“不必这么客气,叫我冰心就好了。”

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鲁迅走了进来。他身后的新人总是带着披风的帽子。

“哦,你们都在啊。”然后他摆了摆手,说“带庆春一起去吧,不可能让他一个人留在这里的吧。”

见大家都不明所以地望着自己,鲁迅补了一句:“不是要去横滨吗?”

“什么啊。”朱自清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原来友三已经告诉迅哥儿了啊。”

/

“豫才先生为什么你的行李这么大件...”

“他这是要搬家。”钱钟书对着一人高的行李说。不过还是推了推叶圣陶,表示让他来推鲁迅的行李箱。

“谁叫圣陶你和我猜拳输了呢。不是说好了谁输谁帮对方搬行李的吗。”鲁迅笑道,伸手摸了摸自己光洁的额头。

巨大的、快把叶圣陶累死的行李箱被钱钟书用一只手轻松地推着,另一只手还拿着书看。而他自己的行李只有一个背包。

“默存先生这样走路会不会撞到电线杆子呢...”毕竟他是在帮自己,叶圣陶还是有点担心的。

“嗯,不用担心。他可是一个有‘防撞系统’的男人啊~”一个人垫着脚尖勾住了叶圣陶的肩膀,巨大的帽檐顶着他的脑袋。

“啊,庆春先生,今天心情怎么样?”

“很好哦。”舒庆春松开了叶圣陶,一蹦一跳地走着,胸前的十字架在阳光下反着强烈的光。

注:
1豫山是鲁迅原来的字后来才成豫才所以叶圣陶叫错了
2默存是钱钟书的字
3圣陶和秉臣都是叶圣陶的字
4友三是闻一多的字
5佩弦是朱自清的字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