飡髅衾魇

习惯性任性癌晚期拒绝治疗。
我要填坑。微博@學秀是受業是攻

【文豪野猫】中国文豪的故事02

“君,”

“君?”

直到舒庆春跳起并一把扯下巴金的斗篷的帽子时,他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叫自己。

从耳后一直到后颈全是大大小小的伤疤和淤青。暗紫色的药水和狰狞的伤疤搭在一起简直难看至极。若是他的黑发再长一点也许能遮住个大概,又或许是为了不影响伤口愈合而剪掉了也说不定。少年慌乱的抓起帽子重新带上。

“庆春......先生。”少年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在场的气氛尴尬十分尴尬,好像说什么都不合时宜。

“你被家暴吗?”

事件的始作俑者庆春先生却像个没事人一般,延续着他阳光般的笑容提出他早就想问的问题。

为什么庆春先生会问我这个问题呢?

我在且介亭大概呆了一个多星期,总共见过两次庆春先生,这是第二次。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坐在中书先生的办公桌上,嘴里咬着白色的塑料棒,两只脚无聊得不停地荡来荡去。他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时说了一句话:

“我对血液,伤口这些东西啊,都是最敏感的哟。”

默存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嗯。”然后继续着电脑上的工作。然后他看了一眼时间,就牵着庆春先生走了。

只是当时巴金少年没意识到庆春是在说他,不过他确实把他扭头时僵硬的姿势看在眼底。

银色十字架扯住了黑色斗篷的下摆摇晃着,就像小孩子撒娇一样的说“没事的,我会帮助你的,绝对哦。”

“那个,那个前面好像有冰淇淋店哦,要不要去吃吃看啊?”蹲下的她长发几乎触到地上,她微笑着摇了摇食指。

“嗯?”庆春歪了歪头,“好啊我要吃抹茶味的——快点快点!”他很高兴地向前跑去。冰心终于吁了口气,眨了一下左眼。

转移话题成功。

“庆春先生不要跑那么快小心摔到啊啊真是的——”叶圣陶赶紧跟了上去,就像少爷不听话却又毫无办法的保姆一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在家里扮演的角色就是那样。黑发的少年握了握拳,被遮住的背部伤疤也疼痛难耐。

突然有一根细长的管状物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将他从不美好的回忆中勾出来。鲁迅先生明明抽的是纸烟,带着烟枪只是为了当武器,真是个奇怪的人。

“小子,我不知道你为何被家暴,不过作为前辈,我要给你一个忠告。”

“无论你遭遇了什么,经历了什么,都不要让你的眼泪被舒庆春先生看到。”声音从三个地方传来,鲁迅,朱自清和钱钟书话不可思议地重合。

“我回去后和你父亲谈谈。”一只手隔着布料在他头上摩擦,“这都21世纪了,还打小孩,不像话。”

被斗篷保护的少年突然感觉眼眶一热,好久没有人会这样摸着他的头顶,说着保护他的话,哪怕是骗人的也好。

“鲁迅先生,我有颅内积血啦。”眼泪还是流了出来,但是他满不在乎地笑着说:

“好痛。”

/

这个少年,真是不可思议...

受了那样严重的伤,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第一次坐飞机的巴金缩在座椅里,慢慢地就睡着了。

坐在他旁边的朱佩弦按铃唤来空姐给他裹了一条毯子。

果然还是让友三帮忙查一下这孩子的身世吧。然后再带他去医院检查,看看还有什么伤。

朱自清闭了闭眼,可是那狰狞的伤疤却一直在眼前浮现。

评论(6)

热度(25)